從紅毯傳奇到被迫謝幕,劉雯摯愛的 Zac Posen為何慘遭關門?

搜狐時尚 搜狐時尚
11月1日,美國知名設計師 Zac Posen 宣布關閉其同名品牌 Zac Posen ,而他一手創立的公司 House of Z也隨之倒閉。
Zac Posen通過 Instagram 表示,很遺憾品牌以這樣的方式告一段落,感謝公司的團隊和品牌的支持者們的付出。

Zac Posen出生于美國紐約的中產家庭,從小就對服裝設計感興趣,18歲考入倫敦藝術大學中央圣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,20歲設計的裙子就被倫敦V&A博物館永久展出。
也是在這一年,他為超模Naomi Campbell做的裙子得到賞識,也自此在圈里小有名氣。

2001年,他成立了自己的設計工作室,并于2005年與時尚品牌Sean John的創始人Sean Combs達成協議,一同創立的合資公司House of Z。
這個牌子,你可能沒聽過它的名字,但你肯定看過它的禮服。
2014年,劉雯亮相Met Gala,穿著的這條綠色禮裙就他們家的設計。

2017年,紐約Radio City音樂廳舉辦的美國戲劇類最高的獎項Tony Award典禮上,劉雯又穿著Zac Posen的一字領碎花蛋糕裙,攜手Zac Posen設計師本人一起走了紅毯。

而令中國觀眾印象最深刻的,是2016年Met Gala上,Claire Danes穿的這條裙子。
一開始大家還覺得主題是“手工x機械:科技時代的時尚”,穿得這么仙是不是沒審題就來了,但當夜晚會場的燈熄滅后,所有人都震驚了,整條裙子就像是一片銀河那樣閃耀,而穿著裙子的Claire Danes則是灰姑娘本人。

這條花了600小時做的大裙子內置了led燈,關了燈的它就像是被仙女施了魔法,那年所有媒體都在夸Claire Danes的設計,當之無愧的top 1。

今年的Met Gala,更有五個女明星穿上了Zac Posen設計的禮服,大家都將他的設計視為艷壓群芳的秘密武器。

因為拍了《吸血鬼日記》被國人熟知的Nina Dobrev穿的裙子就像是海水潑上去一樣,這條裙子Zac Posen花了200小時3D打印出來的。

Katie Holmes的這條紫色裙子就像一條美人魚,一層一層的紗全部都是手工縫上去的。

Jourdan Dunn的花仙子禮服更絕,由21片3D打印的花瓣組成,比起裙子更像是一件藝術品。

這條裙子每一片花瓣都不一樣,花了Zac1100多個小時去打印和整理,如果按一天工作8小時來算,就得大半年。

Deepika Padukone 的粉色提花連衣裙也很絕,上面的408 朵花也是3D打印出來的,Posen 將它們放在裙子上,看起來就像刺繡,整條裙子可以拆卸,這條裙子也花了 160 多個小時才打印出來。

Julia Garner的裙子也出自他手,雖然不如前面四條驚艷,但也收獲不少好評。

總而言之,在今年的Met Gala上,Zac Posen可謂出盡風頭,在場的設計師無人能敵。
然而,就在半年后,Zac Posen突然表示,由于零售環境艱難,他與合作伙伴做了很大努力,但沒能找到新的投資人,也未能出售成功,所以董事會做出了關閉公司的艱難決定,遣散了60名員工。
目前,Zac Posen 品牌網站也已經關閉。

為什么那么多明星名模愛穿他的設計,他卻依然不掙錢?
Zac Posen雖有明星、名模鐘愛力挺,但不做香水口紅,成衣知名度不高,也沒有大集團撐腰,終究是無法解決商業困境

而這其實只是正在垮掉的服裝定制行業中的冰山一角,那些屹立在雪山頂上的高定日子也不好過。
對于所有設計師來說,高定無疑是一種夢,但高定品牌到底靠什么養活?這確實是一個令人深思的問題。
不可否認,高定是風光無限的,一條裙子動輒幾十萬,這看起來似乎很掙錢。
事實上,高定雖然貴,但也不能量產,而且受高定客戶群少限制,品牌大量輸出都在不惜成本打造的紅毯定制禮服上,雖有大批名人加持,但其實很難掙到錢,實則入不敷出。

高級定制,有多美就有多寂寞,今天還在活躍的高定大牌很多是靠香水養家的。
在那些高定面前,可以選擇的路不多。
早在上世紀60 年代, Yves Saint Laurent 就說:“高級服裝定制已死“。

這句話在60年來,不停被拿出來說,無數設計師妄想打破這個魔咒,卻又有無數傳奇倒下或轉型,間接應證了這句話。
1946年,有106家品牌擁有高級定制資格,但到如今,僅剩下26家,高級定制產業確實在衰敗,而且這是眾所周知的。
這些高定品牌,目前有兩個選擇:
第一個選擇就是被產品多元化、擁有國際銷售網絡的大集團收購。
例如被LVMH收購的Givenchy、Dior,甚至是被卡塔爾皇室持有的私人投資集團Mayhoola收購的Valentino。

就舉個大家熟知的成功例子,Christian Dior。
它是1946年創立于法國的奢侈品牌。1947年, Dior 發布了整個時裝史上的里程碑 “NewLook” 系列,從此整個高級定制服裝行業的黃金時代開始。
在那段黃金時代,Dior無疑是風頭無限的,它塑造出了全新的女性形象,全世界的女人都為Dior的裙子瘋狂。

而且Dior還算接地氣,不僅僅做高定,還推出成衣、香水、唇膏……
但在1957年,Christian Dior先生因心臟病發逝世,首席設計師的去世使Dior陷入混亂,Dior也走向衰落,高級定制的黃金時代宣告結束,正如Yves Saint Laurent所說。

1968年,Dior旗下的香水公司被Dior母公司、紡織品巨頭Marcel Boussac出售給了LVMH集團的前身——軒尼詩公司。
1978年,母公司Marcel Boussac集團破產,出售給了Willot Group。1984年,Willot Group又被軒尼詩收購。
2017年,LVMH又花 65億歐元買下Dior時裝部,分離了近50年的Dior時裝與Dior化妝品香水,才真正統一,但這已經算佳話。

當然,也有被收購后不那么幸運的,例如Christian Lacroix。
1975年,他開始做高級服裝定制,驚為天人,大獲成功。

1987年,它也被LVMH收購,開始做成衣,但業內批評他“并不知道女性在日常中需要穿什么樣的衣服。
Christian Lacroix一直很尷尬,一方面他設計的高定大獲好評,得過奧斯卡金像獎的英國女演員Catherine Zeta-Jones結婚時就穿著他設計的婚紗,2000年的時候售價14萬美元,當年北京房價平均3000人民幣每平,一條裙子可以買300平米的豪宅,這無疑是賺錢的。

但另一方面,他的成衣不停虧錢,直到LVMH也對它失去希望。
2005年, LVMH把它賣給美國的第二大免稅品經銷商Falic集團前,它已經虧了4400萬歐元。
而在接手后,Falic讓Christian Lacroix轉型做成衣,并拓展美國生意。
但事與愿違,轉型并不成功,沒有雄厚的資本支持,消費者也并不買單,一直負盈利。

堅持三年后, 2009年,品牌宣布自1987年創辦以來累計虧損約1.5億美元,以破產告終。
申請破產保護的Christian Lacroix在2009年7月7日,發布了最后一場高級定制秀,模特的服裝以黑色為主,很多人悲極而泣,宛若一場葬禮。

那場秀,巴黎的羅漢宮裝飾藝術博物館免費為他提供場地,衣服是用倉庫剩余的布料做的,裁縫無償為他做衣服,發型師和化妝師也自掏腰包,就連當地的咖啡館無償供應酒水小吃。那天最大的支出就是按照法國法律,支付給每個模特50歐元的費用,
最后,設計師Christian Lacroix牽著打扮得像教堂壁畫中新娘一樣的模特出來謝幕,所有的觀眾都起立鼓掌。

Christian Lacroix在采訪時說 “我的確為自己沒有隨大流付出了代價,別人都在拿logo 做文章,都在推出It-bag,而我沒有,我永遠也不會走那條路。
他即便被大集團LVMH收購了,還是將自己藏在高定的牢籠中,只愿做那象牙塔尖的設計,而不愿意去屈服于潮流,所以終結了,這是高定的悲哀。

第二條路,就是安于小規模,依靠忠實顧客存活。
但現在這條路也很難行通,向大潮流低頭似乎是大趨勢,例如近來和H&M出聯名款而被廣泛提起的Giambattista Valli。
你可以說這是高定墮落了,但這是它生存的方式,掙錢的同時提高知名度。

在那個高定的黃金時代,品牌可以靠高級定制賺錢。但如今,它多半是品牌用來展示創造力和提高知名度的工具。
對大品牌而言,每年的兩場秀,是為了幫品牌把香水、手袋和太陽眼鏡等高利潤產品賣出去,它只是一個招牌,一個讓品牌變得高大上、遙不可及的夢,一個昂貴的廣告牌。 
Christian Dior 總裁Sidney Toledano也說過, “在時尚行業里,你要么就小打小鬧,要么就走國際化路線。


推薦